江苏省运河航运有限公司欢迎您~
联系热线
0517-80322858/80322698
【随笔】运河水运话文革
作者:mutaoinc
发布日期:2019-05-24 09:07
浏览量:0

微信图片_20190524090812.jpg

说起京杭运河水上运输事业的发展,就不能绕过那个令人难忘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。

文化大革命始于1966年,当时自己虽然只有十多岁,但亲眼目睹水上运输因文革而带来的人为灾难,至今说起还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

1966年9月,根据中共中央《五·一六通知》和《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》,以及中共淮阴地委紧跟形势的部署,当年占运河水运百分之八十份额的淮阴地区轮船运输公司,成立了“文革”领导小组。而为了将紧跟落到实处,便于文化大革命的深入进行,在领导小组的基础上,又成立了“红卫兵司令部”,该部的主要职责是发动广大水运职工“大鸣、大放、大字报、大辩论”,并冲击运输公司领导班子。

而“红卫兵司令部”之后,在当年的11月全国造反浪潮的席卷下,公司客货运船队的部分船员和在岸单位的部分职工,又相继成立了两个造反派组织。记忆中好像叫“红海燕”和“红海鸥”,真是颇具行业特色。而造反派组织成立后,首要任务就是冲击公司和基层的领导。只记得当年的经理刘书圃、副经理王瑾等,被挂上走资派的牌子,上台接受造反派的批斗。而在副经理中,只有郝周荣“幸免于难”,因为他是老红军出生,没有人敢拿他是问。而中层干部中,也有为数不少的领导,被定为批斗的对象。据岳父曾经的回忆,作为公司组织科科长的他,为了免遭造反派的羞辱,当年是拿出了战争时期打游击的本领,经过一番化妆侦察后,才离开了单位,回到涟水老家。

那年那月,随着所谓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开展,打着各种旗号的造反派组织纷纷成立,并派代表进驻公司机关办公大楼,也就是现如今里运河文化长廊的国师塔下。由于造反派的“占领”,致使公司党委的工作处于瘫痪,机关工作形成无政府状态,调度指挥失灵,运输生产面临停滞。

至于进驻公司办公大楼的两个造反派组织,为夺权进行着争风吃醋的斗争。其中一派于1967年2月5日,夺取公司领导权,而另一派不服气和认输。于是两派之间争斗不止,摩擦加剧。而在这一混乱的局面下,同年2月27日由驻淮部队派驻军管小组,才稳定了当时的局势。3月,在军管组的主持下,成立了公司恢复生产的班子。但当时混乱的局势,浮动的人心,恢复生产又谈何容易。

两个造反派组织以批斗、游街、贴大字报、戴高帽等形式,高喊“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”的口号,冲击公司从上到下的领导层。加上一派对另一派掌权的不服,使派性斗争进入了白热化。1967年8月10日,其中掌权的一派串联起14个船队、15艘拖轮、114艘驳船,汇集于清江大闸下的里运河,进行所谓的停航闹革命,并持续十二天之久。就这一次“革命”,少运输各种物资两万多吨,直接经济损失达六万余元。至此,运河水上的动乱也进入了高潮。那年月,不仅公司大多数职能部门处于瘫痪状态,生产急剧下降,还直接影响到整个运河的运输,并造成十多万市民生产生活资源的短缺。

1967年冬天,军管小组为了一碗水端平,有意促成所谓各造反派之间大联合。但由于当时公司两大派组织,都认为自己这一方是正确的,因而对军管小组的意见持反对的态度。结果,军管小组工作受挫,并在造反派的冲击下,不得已而撤走。而到了1968年春,第二批军管小组又进驻企业,并在他们的帮助下,成立了江苏省航运公司淮阴地区公司革命委员会(原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曹克明,曾于1968年8月任副经理)。

当年革命委员会的成立,自然要把两个造反派的头头,结合进领导班子,并一切由造反派头头说了算。至于少数领导干部,虽然被所谓解放,重新进领导班子,但不能正常行使职权。公司的各种规章制度在无形中也被废除,领导人不敢坚持制度,否则就被斥之为“管、卡、压”;职工也不敢执行制度,否则就被批评为“小绵羊”(没有造反精神)。当年的造反派头头,可以随便调动船队和船员,谁要是抓生产,就会被戴上“唯生产力论”的大帽子,其左倾思想的影响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。

说起当年公司革命委员会的成立,其实对当年运河水上运输的发展,并没有多大的改观,反而加大了所有水运企业的混乱。造反派的头头们大权在握,为所欲为,在公司上下大搞“斗、批、改”,并成立了所谓的“文攻武卫队”,继而又成立了“无产阶级专政战斗队”。借清理阶级队伍为名,对一些革命的老干部进行批斗,搞隔离审查,还大搞“逼、供、信”,任意打人、罚人。如将国民党曾起义过来的舰长打成“历史反革命”;将曾做过我党地下工作的老干部打成国民党特务等等,严重摧残了部分干部和广大职工的身心健康。

就这样,文化大革命给水上运输所造成的混乱,一直持续到1969年党的九大召开,才趋于平缓。那年年底,停止了三年的党组织生活终于得到恢复。而两年后的1971年,随着一举粉碎以林彪为首的反党集团,由周恩来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,各行各业才有了根本的转机。而作为运河水上运输的龙头企业,江苏省航运公司的淮阴地区公司也终于走出困境,恢复了运输生产和对外经营。当然,后来运河水运的发展,还经历过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阵痛,直至1976年“四人帮”的彻底粉碎,才真正告别了动乱和动荡的文革十年。

文革曾给国民经济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,尤其让古老运河的发展整整停滞了十年。虽然往事不堪回首,但这十年动乱,还是应该记载在,运河成长的扉页之中。只有让后来者知晓这一不堪回首的历史,才能让运河的今天更加美好,运河的明天辉煌灿烂!